• 首頁
  • 藝術
  • 【專訪】追求漆藝的永恆之美 室瀬和美的「研出蒔繪」
藝術 | ARTS

【專訪】追求漆藝的永恆之美 室瀬和美的「研出蒔繪」

東京 2022/08/27 17:09
人間國寶、室瀬和美
人間國寶、室瀬和美
人間國寶
室瀬和美

──日本漆藝的魅力是什麼?

室瀬和美(以下簡稱室瀬) 日本擁有豐富的四季變化與自然資源,一年四季為我們的生活增添了各種「美」。 自古以來,人們熱愛自然,自然培養出人們的感性。 這種「感謝自然,與自然共處」的心態,是一種深深根植於日本的自然觀,我認為這也是日本工藝品創作的原點。 漆藝也是如此。 漆藝以四季的動植物為意象,拓展人們的想像空間,讓作品昇華。 加上利用豐富天然素材的技法,將精度提高到了極限。 我認為這樣表現出來的「美」,跟其他國家相比也是無與倫比的。

 
蒔絵丸筥「百華」(2012年, 大英博物館所蔵)©The-Trustees-of-the-British-Museum蒔繪丸筥「百華」(2012年, 大英博物館所藏)©The-Trustees-of-the-British-Museum
 

──被譽為日本漆藝第一人(人間國寶)的室瀬和美以蒔繪漆器聞名國際。特別是室瀬老師擅長一種名為「研出蒔繪」技法。可以簡單為我們介紹「研出蒔繪」技法嗎?

室瀬 蒔繪是日本漆工藝的代表性裝飾技術,被認為已經在日本獨自發展了 1200 多年以上的時間。 研出蒔繪是其中最早定型的基礎技法,可以說是蒔繪的起源。 器皿塗漆並磨亮後,在表面上畫出圖樣,撒上金、銀等粉後使其凝固,再用漆固定圖樣上方。 之後再將器皿用漆封住後打磨出圖樣,使作品表面不會凸凹不平,而呈現出光滑的狀態。因此器皿上的圖案不會因使用而磨損消失。 研出蒔繪又與螺鈿、平文、彩漆等其他技術結合,透過使用複合性的技法來改變材料和色調。 完成一件作品通常需要一年,有時甚至需要幾年。

 
制作中の写真  撮影/白井 亮創作過程  攝影/白井 亮
 

──據了解,過去室瀬老師積極進行修復國寶和重要文化財產的工作。在修復過程中室瀬老師對蒔繪粉產生了研究興趣。請問蒔繪粉的粒子大小如何影響作品的呈現?可否以您過去的作品來舉例說明。

室瀬 作品《青松》以青貝微塵為背景,將珍珠粒排列於用綠漆固定的松葉上,呈現出常青樹的鮮嫩。 樹幹的部分則使用磨碎的金塊製成的古粉(銼粉),營造出老樹皮粗糙的質感。 說起這裡使用的金粉,不僅粒子的大小,形狀也很重要。 大家可能會覺得金粉的造型要一致比較好,但是那樣就太整齊了,金粉的「表情」會不夠。 藉由將不規則形狀和粗糙的金粉混合,才能產生金色獨特的表情。 這是我從經典作品中學到的重點。 因此作品需要很高的技巧,也考驗著藝術家的能力。

 
蒔絵螺鈿小簞笥「青松」(2006年)©室瀬和美さん蒔絵螺鈿小簞笥「青松」(2006年)©室瀬和美さん
 

── 能否為我們介紹3件代表作品?這些作品傳達的訊息?

室瀬 如果要說我的3件代表作品的話,那會是蒔繪螺鈿八稜箱「彩光」(2000, 文化廳收藏)、蒔絵螺鈿小箪笥「青松」(2006)、蒔絵丸筥「百華」(2012大英博物館收藏)。這些作品的共同主題是「自然」和「光」。 我想透過花、植物、鳥和小動物等熟悉的主題來傳達永恆的美。 另外,很多人可能會認為蒔繪是平面的描繪,但我正在追求一種只有研出蒔繪才能實現的具有深度的立體表現。 蒔繪透過金粉的顏色和形狀、大小、及灑下金銀粉的濃淡的不同,表現的範圍可以無限延伸。 這些技法透過適當地使用和組合,就可以在狹小空間的器物中創造出深度。

 
蒔絵螺鈿八稜箱「彩光」(2000年, 文化庁所蔵)蒔繪螺鈿八稜箱「彩光」(2000年, 文化廳所藏)
 

──室瀨老師積極地在海內外進行展覽和演講宣傳日本漆藝的美麗。最後、請問室瀨老師有什麼訊息想傳達給在亞洲及歐洲愛好傳統工藝的人呢?

室瀬 我想擺脫「繪畫和雕塑為藝術品,工藝品只是日常用品」的即有觀念。 在我們的文化中,即使是一個容器,它不僅有日常使用的功能,還有著能昇華成具備更高藝術性物品的歷史。正因為日本和亞洲之美的根底存在著自然觀這種思想,才為人們的生活增添了色彩,並豐富了他們的精神。 我自己想創造和傳達不是隨著時代迅速變化的時尚之美,而是超越時代,能夠引起人們心靈共鳴的永恆之美。




 

室瀬和美(むろせかずみ)簡歷
1950年出生於東京。 1976年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大學院美術大學院漆藝專攻。 師從人間國寶大師松田權六和田口善國。 積極參與漆器文化財的保存和修復工作,1996年進行國寶「梅蒔繪手箱」還元複製(工作持續至1998年)。 積極向海內外宣傳漆器之美。 在日本傳統工藝展上榮獲東京都知事獎等眾多獎項。 2008年,被認定為重要無形文化財產「蒔繪」技法保持者(人間國寶)。 同年,獲得紫綬褒章。 2021 年榮獲旭日小綬章。 現任公益社團法人日本工藝會副會長。 作品被文化廳、東京藝術大學、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大都會美術館、大英博物館等收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