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特輯
  • 諏訪敦:用「畫家的眼睛」作畫 重新審視認識本身
特輯 | FEATURE

諏訪敦:用「畫家的眼睛」作畫 重新審視認識本身

東京 2022/01/08 11:14
《Stereotype 08》  (detail)  2008  1940 × 1293 mm Oil on Canvas / panel Collection : Yokohama Museum of Art  (Kanagawa Japan) © Atsushi SUWA
《Stereotype 08》 (detail) 2008 1940 × 1293 mm Oil on Canvas / panel Collection : Yokohama Museum of Art (Kanagawa Japan) © Atsushi SUWA
寫實主義畫家
諏訪敦

眾人皆說寫實主義繪畫的論點 「客觀地看待現實並照原樣複製它」 雖然是耳熟能詳的詞語,但卻無法期待新的展開,這似乎陷入了僵局。由於寫實繪畫不追求創意,所以我反而在寫實這個主題下陷入了自我膠著的狀態。舉個例子來說:蘋果,不管是誰看到一顆蘋果,蘋果的顏色、形狀大概都差不多,只要說到「蘋果的樣子亅,每個人都會有個對蘋果的基本概念。但,「那種樣子亅真的就是蘋果真實的樣子嗎?說到底,真的有能完全客觀的條件畫出的繪畫嗎?

 
《大野一雄》2007。1200 × 1939 mm。Oil on Canvas。© Atsushi SUWA《大野一雄》2007。1200 × 1939 mm。Oil on Canvas。© Atsushi SUWA
 

有時我曾想過無法與他人分享「個體觀點」。就如普魯士哲學家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提倡的「物自體(Ding an sich)」所闡述的,嚴格來說我們無法分享。舉例來說:作為一種物理條件而存在的細微差異的「個體觀點」是恆定的,就好像人類無法正確識別海龜的四原色視覺的色彩環境,這意味著每個個體都在觀察不同的現象。

 
《 A country only empty and beautiful ver.2 》2016。 727 × 530 mm。 Oil on Panel Private Collection。 © Atsushi SUWA , Courtesy of Gallery Naruyama《 A country only empty and beautiful ver.2 》2016。 727 × 530 mm。 Oil on Panel Private Collection。 © Atsushi SUWA , Courtesy of Gallery Naruyama
 

另外,人腦會將眼睛看到的東西在腦中排列重要順序,選擇「需要看到的東西」以提升腦的處理效率,透過這樣的做法,人類才能度過日常生活。也就是說,我們的視網膜接受了我們視野中所有的影像,但其實我們所看到的不過是對自己而言相對重要性高的事物。也就是說,一般人其實只看得到「自己想看的東西」,而另一方面則無意識得排除了「不需要看的東西」,這存在著心理上的盲點。我在每天創作的過程中體會到,透過「畫家的眼睛亅作畫,便是要排除這種盲點,重新審視認識本身。也因為這樣的體會使我對寫實繪畫本身的傳統框架產生疑問,而想要突破它。這也因此成為我創作的動機。

 
《水の記憶》2003。727 × 910mm。Silverpoint, Pencil, Oil, Acrylic on Panel。Private Collection。 © Atsushi SUWA《水の記憶》2003。727 × 910mm。Silverpoint, Pencil, Oil, Acrylic on Panel。Private Collection。 © Atsushi SUWA
 

我在某些條件狀況下,會迎來一種與他人隔絕的時空感。是一種名為閃輝性暗點的症狀(代表性的症狀是有著像光的齒輪一樣的物體在眼前不斷閃爍,視線晃動外圍視野漸漸模糊)。在小說家芥川龍之介的《齒輪》中也對這種症狀進行過描寫。曾經有一次,當我正在注視某一個物體時,它像熱霧一樣扭曲,旁邊出現了比陽光還強像液晶顯示器一樣的閃光,明明有想要凝視的目標,卻怎麼也無法聚焦。這是一段伴隨著偏頭痛和噁心的痛苦時間,但也是一個孤獨和孤獨的時刻,我意識到這完全是我自己的經歷,每個人都被困在自己的身體裡。

 
《目の中の火事》Fire in The Medial Orbitofrontal Cortex 2020。 273 × 455 mm。 Oil on panel。 Collection : 株式会社 東屋、© Atsushi SUWA《目の中の火事》Fire in The Medial Orbitofrontal Cortex 2020。 273 × 455 mm。 Oil on panel。 Collection : 株式会社 東屋、© Atsushi SUWA
 

我在那時不時出現的閃光暗點症狀下,以「個體觀點」的狀態,盡可能忠實地、細緻地、清楚地繪製畫作,試圖地想和觀者分享。那是用眼睛感知到、對人類來說像RAW圖檔一樣的東西,也就是說沒有和既存的概念進行磨合、處於“現象”階段的想像畫面,對我來說卻比日常的情景更加純粹。因為我認為這影像和人類存在有著不可思議直接的聯繫。不過這只是我個人的解釋,就像那位阿爾伯特•賈科梅蒂追趕海市蜃樓一樣,我想我之所以朝著漫無止盡的創作生涯前進,也是因為跟他一樣,有著即使每天早上看到完全相同的空間,但其實它們總是不斷在更新,這樣的認知吧!

 

───────────────
2022年的冬天,諏訪敦將在東京都內的美術館計畫展出一系列作品,展覽詳情請查看諏訪敦官網WEB(atsushisuwa.com)和 SNS(twitter.com/suwakeitai)。

 
 
諏訪敦(左)拜訪了100多歲需要護理照顧的現代舞蹈藝術家大野一雄,並進行了素描和採訪工作。 照片於2006 年 12 月 28 日由川本聖哉拍攝諏訪敦(左)拜訪了100多歲需要護理照顧的現代舞蹈藝術家大野一雄,並進行了素描和採訪工作。 照片於2006 年 12 月 28 日由川本聖哉拍攝
 

諏訪敦(Atsushi Suwa)
1967年出生於北海道,畢業於武藏野藝術大學藝術設計研究院。1994年受日本文化廳派遣為西班牙旅外藝術家,隔年成為首位奪得巴塞隆納畫展頭等獎殊榮的亞洲藝術家。2018年就任武藏野美術大學教授。他的作品於重要美術館和藝術中心廣泛展出,包括東京新國立美術館、橫濱美術館,中國的新上海美術館,香港的James Christie Room(佳士得藝廊)、巴黎的Espace Pierre Cardin(皮爾卡登廣場)、巴塞隆納的Museu Europeu d'Art Modern(歐洲現代藝術博物館)等。
諏訪敦通過與描繪對象的交流、深度採訪,將其社會背景和個體狀態帶出。以記錄片的製作手法導入寫實繪畫中,將採訪過程繪畫製作整合成一個項目,進行全面性的呈現。日本的國營電視台與電影導演用影像將諏訪敦的創作歷程記錄下來。光是記錄諏訪敦的紀錄片就有五部之多。

TOP